撤资世界反兴奋剂机构 美国这次会被制裁吗

  “退群”上瘾的美国,近日又要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中撤资,要求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必须实施,让其拥有更大的决策权。

  对此,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维托尔德·班卡做出回应,被外媒解读为如果真撤资,美国可能会被参加奥运会和其他重大国际体育赛事。

  今年6月,美国白宫国家药物管制办公室向美国提交了一份报告,内容主要是对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表示不满”。

  白宫国家药物管制办公室认为,通过对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状况调查后发现,未达到预期效果,美国作为最大出资国,并没有在机构中获得相应的重要地位。

  报告称,2020年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预算显示,美国出资270万美元,占其总预算3740万美元的7%以上,是“最大出资国”。

  在此情况下,报告认为:“如果WADA不能在效率、性、透明度以及回应运动员呼声方面达到基本要求,无法让美国取得与其经济贡献相应的代表地位,办公室应被赋予明确‘停止或者减少’经济资助。”

  有外媒报道,除了认为“未获得相应的重要地位”外,报告同时将矛头指向俄罗斯,认为WADA没有采取足够的行动,来约束和惩治俄罗斯体育界在兴奋剂问题上的错误。

  时间9月5日,WADA发布声明表示,多名代表对美国停止缴费表达了担忧,WADA将考虑修正相关条款,对违反的签约方进行制裁。

  “多个会员代表指出,现存条例存在漏洞:某一可以单方面履行会费承诺而无须承担明确后果。”声明指出,“这些代表认为,美国可能会在整个国际社会造成负面影响,引起不良效仿,从而到整个国际反兴奋剂体系。”

  在接受透社采访时,班卡说,WADA将认真审议相关条例,以确认是否有必要进行修订。“我的关注重点完全在于全体运动员的正益。确保全世界所有运动员公平参赛是我的头号要务,我永远不会让干净的运动员成为斗争的筹码。”

  “如果一个国家不再缴纳WADA的会费,可能会直接导致该国被宣布违反《世界反兴奋剂条例》。”班卡说,“这样一来,这个国家的运动员也会受到影响,包括他们参加重大国际体育赛事的资格。”

  当地时间9月3日,就在WADA发布声明前,美国国务院还表示,美国计划将2020财年尚未向世界卫生组织缴纳的会费用于缴纳联合费,并将进一步减少与世卫组织的联系。

  而再往前推一天,9月2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美方将制裁国际刑事法院首席检察官法图·本苏达和管辖、互补与合作部门负责人法基索·莫乔乔科。

  今年3月,国际刑事法院批准对、阿富汗队、美事和情报人员在阿富汗所涉战争罪和罪展开调查。

  本苏达曾表示,有足够表明,美方人员2003至2004年在阿富汗对人员施行、个人等行为。

  在接受透社采访后不久,班卡向透社发去声明,或多或少地淡化了此前有关“禁赛”的言论,表示自己不会让运动员陷入争议的交火中。

  班卡说,反兴奋剂事业需要团结而不是,“我仍准备与美国就此进行合作,我希望它将继续为全球反兴奋剂计划做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