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密预防网络的防护网

  核心提示:从网络赋予网民对话与沟通的那一刻起,网络便已存在。网络的传染性更强、性更广、危害性也更大,给个人、群体以及社会带来不同程度的,甚至是灾难性后果。我国针对网络的立法,分散在未成年人、人格权、个人信息等相关法律当中,网络的存在形式不是静态的,而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动态变化的,因此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网络。

  【摘要】从网络赋予网民对话与沟通的那一刻起,网络便已存在。网络的传染性更强、性更广、危害性也更大,给个人、群体以及社会带来不同程度的,甚至是灾难性后果。我国针对网络的立法,分散在未成年人、人格权、个人信息等相关法律当中,网络的存在形式不是静态的,而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动态变化的,因此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网络。

  【关键词】网络人肉搜索网络【中图分类号】C912【文献标识码】A

  网络,顾名思义,就是发生在网络空间的“”行为。网络是虚拟空间,哪些行为可以构成虚拟空间的“”?梳理法律条文、研究文献和报道发现,对网络的认识,是一个动态发展的过程。由于目前我国没有一部法律提及“网络”四个字,因此难以从法律条文中找到对“网络”的明确定义,这也从一个侧面间接说明网络的复杂性,以及司法机关对网络立法的慎重。虽然法律条文中没有“网络”四个字,但不等于我国对网络没有立法,恰恰相反,我国近年来出台了多项法律法规,将打击网络纳入有法可依的范畴。

  网络在中国最早被提及与“人肉搜索”有关。2009年第二中级在审理王某诉张某及大旗网和天涯网侵权案的终审判决中确认,在网络上披露私人信息引发网友人肉搜索,导致人遭受大规模,披露他人信息者以及网络管理者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虽然在该案的一审和二审中都未提及“网络”四个字,但该案却被称为中国“网络第一案”。早在此案之前,我国已发生多起大规模人肉搜索事件,但这些事件都未进入诉讼程序,如2001年的“陈自瑶事件”、2006年的“虐猫女事件”和“铜须门事件”,学者们将这几起事件归结为“网络”。

  距离“网络第一案”已过去十一年了,网络越来越为人们所熟悉,大量的司法案例和新闻报道显示,网络是个人或者团体依托互联网上的各种电子媒介,通过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手段,对特定人或特定群体进行、、、等,给个人、群体带来不同程度的,甚至是灾难性后果。也有研究者认为,网络就是“一定规模的有组织或者临时组合的网民,在‘、’等‘正当性’的支撑下,利用网络平台向特定对象发起的群体性的、非的、大规模的、持续性的,以造成对被对象人身、名誉、财产等权益损害的行为”。

  搜索英文资料,发现对网络的相关研究多集中在“网络”(Cyberbullying)。2009年美国针对网络行为进行立法,《梅根·梅尔网络预防法》(MeganMeierCyberbullyingPreventionAct)将“网络”界定为“使用电子手段,以、、他人为目的,带有严重恶意的多次,对他人造成实质情绪困扰的行为”。我国网络的相关立法,分散在未成年人、人格权、个人信息等相关法律中。

  与未成年人相关的网络。未成年人因网络受到的新闻时有所闻,如2016年湖南某校学生将同学的视频上传网络并进行广泛。为加强对未成年人,2017年教育部等十一部门印发《加强中小学生综合治理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对校园作出如下界定:“中小学生是发生在校园内外、学生之间,一方(个体或群体)单次或多次或恶意通过肢体、语言及网络等手段实施、,造成另一方(个体或群体)身体、财产损失或损害等的事件。”明确网络是一种新型校园形式,由该条可以推导出,网络至少有以下三个特征:一是技术手段为网络,二是主观或恶意,三是造成损害后果。即使只有一次,也可以构成。与美国《梅根·梅尔网络预防法》相比,我国对校园网络行为的界定更加严格。

  涉及网络的对象,通常都以未成年人为主。如何应对网络,《方案》确立了四项原则:一是教育为先,培养校长、教师、学生及家长等不同群体积极预防和自觉反对学生的意识;二是预防为主,及时遏制校园频发的态势;三是为要,确保学生尤其是被学生的权益,防止二次发生;四是为基,对者采取必要的惩治措施,及时纠正不当行为。由于《方案》只是部门规章,法律位阶较低,应对校园网络主要以教育和预防为主,为辅。

  与人肉搜索相关的网络。网络最早为国人所知是因为“人肉搜索”的出现。“人肉搜索”即通过网络与现实中的人结合,集成出关于某个人或事件的准确信息,通过他人隐私,引发群体审判,给被者带来巨大压力,形同“”。网络使人自尊心受挫,产生各种负面情绪,包括害怕、沮丧、、压抑等,严重者甚至导致。

  人肉搜索涉及人格权以及个人信息的相关法律。2014年最高通过司释《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该司释适用于所有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他人姓名权、名称权、名誉权、荣誉权、肖像权、隐私权等人身权益引起的纠纷。其中第十二条了个人隐私的范围,包括自然人基因信息、病历资料、健康检查资料、犯罪记录、家庭住址、私人活动等。该司释同样适用于个人隐私之外的其他个人信息。司释也列明六种例外情况,包括个人同意公开、科研需要不足以识别、公共利益、已息、获取、另有等。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微博、微信、知乎等社交兴起,越来越多的人拥有社交账号并乐于公开分享信息,找人变得容易,大规模人肉搜索事件逐渐减少。

  与有关的网络。在网络上公开他人,引发众多不明的网民恶意评论,引发网络,是近年来出现频率最高的网络形式,特别是在微博、知乎、贴吧等社交平台上。是指用的方式羞辱他人,而则指事实损害他人名誉,2014年最高司释适用于在网络上损害他人名誉引发的纠纷。在法律联盟网站检索法院裁判文书,可以发现大量相关案例。原告不堪被告在社交上发布原告人格的虚假信息所引发的网络,向法院提起诉讼。被告除侵权内容发布者,还包括平台,如果原告向平台投诉,平台及时删除问题内容,则不负责任;如果平台接到投诉后不予处理,一旦构成,则平台需要承担相应责任。虽然治理相关的网络有法可依,但名誉需要付出高昂的代价,包括时间、精力和。

  与损害商誉相关的网络。我国法律除了自然人的名誉权,也企业商誉。网络上还有一类不良现象,一些商家为了打击竞争对手,采取不正当手段,聘请“黑公关”,雇佣“网络水军”大规模贬损、竞争对手,严重降低竞争对手的社会评价。近年来,“网络水军”成为一个巨大的黑色产业链,除了充当“网络”外,还涉及恶意删帖、、正常网络投诉等,构成新的网络。2013年,最高、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布《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明确违反国家,以营利为目的,通过信息网络有偿提供删除信息服务,或者明知是虚假信息,通过信息网络有偿提供发布信息等服务,市场秩序,可构成“非法经营罪”。

  与歧视有关的网络。在网络上还有一种现象,就是通过制造地域歧视、性别冲突,甚至发表性言论引发骂战,网络从对个人的与,扩大为挑动群体冲突、族群矛盾、甚至上升到对立。随着网络范围与形式的不断扩大,网络的人逐渐从确定的个体(如被人肉搜索者或被网络的明星),开始向“抽象人”扩衍。抽象人不仅仅是一个个具体的自然人,还可能是一个群体或族群。当社会发生对立甚至冲突时,网络上会出现大量歧视类内容,社会越动荡,歧视类的网络越严重。

  通过以上讨论,可以发现网络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呈现出一种动态演变的过程:从早期的校园、人肉搜索,到如今社交平台上的以及网络水军的删贴,再到对立下以歧视为特征的网络,不同时期的网络,呈现出不同特点。

  现有的关于网络的研究,皆认为施害者在开展网络行为时具有非倾向,强调行为的情绪宣泄性。有研究者认为“行为是一种几乎没有成本的情感宣泄,虽然不能为自己带来多大,但却足以对别人造成严重的”。事实上,随着网络范围的升级与不断扩大,者并不总的,恰恰相反,有些网络的施为是经过冷静而的精心策划,具有较强的目的性。对某些“水军”来说,当“网络喷子”就是他们的职业,发动网络对于他们来说,不但不的一种情绪宣泄,反而是一种经济人的表现。

  而在场域,一些国家或地区,或团体为实现既定目的,采用信息“起底”的方式对手或其者,通过网络其姓名、身份证号、家庭住址、照片、工作单位、车牌号等信息,给人带来巨大的心理压力,以此来实现“禁声”,追求社会的“寒蝉效应”。这个时候,网络就成为了斗争的一种手段。

  打击网络,是一项综合立体的工作,不仅要加强立法与司法,更重要的是在源头上加以干预,除了要求网民自律外,网络平台也应强化主体责任,区分用户的正常意见表达与网络,用技术手段预防、减少网络。中国互联网发展20多年来,在打击网络方面有了长足的进步,构建了有法可依的法律体系,建立了行业自律规范,但当前对于打击网络仍面临一些困境。

  首先,国内相关法律体系主要用于规制名誉、隐私等网络。但由于网络的范围不断扩大,已经从领域蔓延到商业领域及领域。如何治理新型网络,是一个巨大挑战。其次,网络的惩处效力依然存疑。在裁判文书网用“网络”检索,提及网络的案件,通常是名誉权案件,以明星起诉网民和网络平台居多。在这些案例中,对于网络侵权的判罚并不重,通常是赔偿数万元而已,如果平台履行了“通知—取下”,则通常不承担责任。对于以商业营销为目的的网络来说,这样的惩处力度和巨大的收益相比,法律威慑效力明显不足。最后,网络的影响难以消除。网络事件真正受到法律制裁的比重并不高,即便网络者事后受到了法律的惩处,网络给当事人造成的影响也难以消除。法律往往是对造成恶劣影响后的惩治,是一种事后的追责,但对当事人的与心理已经造成,难以抹去。

  普通的网络与侵权事件发生后,往往需要网络者第一时间向平台投诉,由于互联网速度快、范围广、影响大,即使人向平台投诉,也会相对滞后,造成的恶劣影响已经形成。而诉讼涉及时间、精力、,成本高,普通人难以承受,很多人无可奈何,只能自吞苦果。对于打击网络来说,事前预防强于事后惩处。如何将对网络的预防前置,建立预警机制并教育网民,是一件需要协同攻关的事情。

  从网络赋予网民对话与沟通的那一刻起,网络便已存在。网络的存在形式不是静态的,而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动态变化的,因此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网络。当前,网络已经从个体之间的私人恩怨、审判的人肉搜索延伸进商业场域与场域,成为特定组织与群体获取经济收益与收益的手段或武器。从世界范围来看,网络也成为某些干预别国内政的一种手段。对于此类网络,要创设新型化解模式与惩处办法。

  ①任海涛:《我国校园体系的反思与重构——兼评11部门〈加强中小学生综合治理方案〉》,《东方》,2019年第1期。

  ④徐才淇:《论网络行为的刑法规制》,《法律适用》,2016年第3期。

  ⑤陈代波:《从网络事件参与者的不同层次看网络治理》,《理论研究》,2015年第4期。

  ⑥杨嵘均:《网络的显性歧视和隐性歧视及其治理——基于网络与网络宽容合理界限的考察》,《学术界》,2018年第10期。

  ⑦张瑞孺:《“网络”行为主体特质的分析》,《求索》,2010年第12期。

  核心提示:从网络赋予网民对话与沟通的那一刻起,网络便已存在。网络的传染性更强、性更广、危害性也更大,给个人、群体以及社会带来不同程度的,甚至是灾难性后果。我国针对网络的立法,分散在未成年人、人格权、个人信息等相关法律当中,网络的存在形式不是静态的,而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动态变化的,因此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网络。

  【摘要】从网络赋予网民对话与沟通的那一刻起,网络便已存在。网络的传染性更强、性更广、危害性也更大,给个人、群体以及社会带来不同程度的,甚至是灾难性后果。我国针对网络的立法,分散在未成年人、人格权、个人信息等相关法律当中,网络的存在形式不是静态的,而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动态变化的,因此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网络。

  【关键词】网络人肉搜索网络【中图分类号】C912【文献标识码】A

  网络,顾名思义,就是发生在网络空间的“”行为。网络是虚拟空间,哪些行为可以构成虚拟空间的“”?梳理法律条文、研究文献和报道发现,对网络的认识,是一个动态发展的过程。由于目前我国没有一部法律提及“网络”四个字,因此难以从法律条文中找到对“网络”的明确定义,这也从一个侧面间接说明网络的复杂性,以及司法机关对网络立法的慎重。虽然法律条文中没有“网络”四个字,但不等于我国对网络没有立法,恰恰相反,我国近年来出台了多项法律法规,将打击网络纳入有法可依的范畴。

  网络在中国最早被提及与“人肉搜索”有关。2009年第二中级在审理王某诉张某及大旗网和天涯网侵权案的终审判决中确认,在网络上披露私人信息引发网友人肉搜索,导致人遭受大规模,披露他人信息者以及网络管理者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虽然在该案的一审和二审中都未提及“网络”四个字,但该案却被称为中国“网络第一案”。早在此案之前,我国已发生多起大规模人肉搜索事件,但这些事件都未进入诉讼程序,如2001年的“陈自瑶事件”、2006年的“虐猫女事件”和“铜须门事件”,学者们将这几起事件归结为“网络”。

  距离“网络第一案”已过去十一年了,网络越来越为人们所熟悉,大量的司法案例和新闻报道显示,网络是个人或者团体依托互联网上的各种电子媒介,通过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手段,对特定人或特定群体进行、、、等,给个人、群体带来不同程度的,甚至是灾难性后果。也有研究者认为,网络就是“一定规模的有组织或者临时组合的网民,在‘、’等‘正当性’的支撑下,利用网络平台向特定对象发起的群体性的、非的、大规模的、持续性的,以造成对被对象人身、名誉、财产等权益损害的行为”。

  搜索英文资料,发现对网络的相关研究多集中在“网络”(Cyberbullying)。2009年美国针对网络行为进行立法,《梅根·梅尔网络预防法》(MeganMeierCyberbullyingPreventionAct)将“网络”界定为“使用电子手段,以、、他人为目的,带有严重恶意的多次,对他人造成实质情绪困扰的行为”。我国网络的相关立法,分散在未成年人、人格权、个人信息等相关法律中。

  与未成年人相关的网络。未成年人因网络受到的新闻时有所闻,如2016年湖南某校学生将同学的视频上传网络并进行广泛。为加强对未成年人,2017年教育部等十一部门印发《加强中小学生综合治理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对校园作出如下界定:“中小学生是发生在校园内外、学生之间,一方(个体或群体)单次或多次或恶意通过肢体、语言及网络等手段实施、,造成另一方(个体或群体)身体、财产损失或损害等的事件。”明确网络是一种新型校园形式,由该条可以推导出,网络至少有以下三个特征:一是技术手段为网络,二是主观或恶意,三是造成损害后果。即使只有一次,也可以构成。与美国《梅根·梅尔网络预防法》相比,我国对校园网络行为的界定更加严格。

  涉及网络的对象,通常都以未成年人为主。如何应对网络,《方案》确立了四项原则:一是教育为先,培养校长、教师、学生及家长等不同群体积极预防和自觉反对学生的意识;二是预防为主,及时遏制校园频发的态势;三是为要,确保学生尤其是被学生的权益,防止二次发生;四是为基,对者采取必要的惩治措施,及时纠正不当行为。由于《方案》只是部门规章,法律位阶较低,应对校园网络主要以教育和预防为主,为辅。

  与人肉搜索相关的网络。网络最早为国人所知是因为“人肉搜索”的出现。“人肉搜索”即通过网络与现实中的人结合,集成出关于某个人或事件的准确信息,通过他人隐私,引发群体审判,给被者带来巨大压力,形同“”。网络使人自尊心受挫,产生各种负面情绪,包括害怕、沮丧、、压抑等,严重者甚至导致。

  人肉搜索涉及人格权以及个人信息的相关法律。2014年最高通过司释《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该司释适用于所有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他人姓名权、名称权、名誉权、荣誉权、肖像权、隐私权等人身权益引起的纠纷。其中第十二条了个人隐私的范围,包括自然人基因信息、病历资料、健康检查资料、犯罪记录、家庭住址、私人活动等。该司释同样适用于个人隐私之外的其他个人信息。司释也列明六种例外情况,包括个人同意公开、科研需要不足以识别、公共利益、已息、获取、另有等。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微博、微信、知乎等社交兴起,越来越多的人拥有社交账号并乐于公开分享信息,找人变得容易,大规模人肉搜索事件逐渐减少。

  与有关的网络。在网络上公开他人,引发众多不明的网民恶意评论,引发网络,是近年来出现频率最高的网络形式,特别是在微博、知乎、贴吧等社交平台上。是指用的方式羞辱他人,而则指事实损害他人名誉,2014年最高司释适用于在网络上损害他人名誉引发的纠纷。在法律联盟网站检索法院裁判文书,可以发现大量相关案例。原告不堪被告在社交上发布原告人格的虚假信息所引发的网络,向法院提起诉讼。被告除侵权内容发布者,还包括平台,如果原告向平台投诉,平台及时删除问题内容,则不负责任;如果平台接到投诉后不予处理,一旦构成,则平台需要承担相应责任。虽然治理相关的网络有法可依,但名誉需要付出高昂的代价,包括时间、精力和。

  与损害商誉相关的网络。我国法律除了自然人的名誉权,也企业商誉。网络上还有一类不良现象,一些商家为了打击竞争对手,采取不正当手段,聘请“黑公关”,雇佣“网络水军”大规模贬损、竞争对手,严重降低竞争对手的社会评价。近年来,“网络水军”成为一个巨大的黑色产业链,除了充当“网络”外,还涉及恶意删帖、、正常网络投诉等,构成新的网络。2013年,最高、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布《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明确违反国家,以营利为目的,通过信息网络有偿提供删除信息服务,或者明知是虚假信息,通过信息网络有偿提供发布信息等服务,市场秩序,可构成“非法经营罪”。

  与歧视有关的网络。在网络上还有一种现象,就是通过制造地域歧视、性别冲突,甚至发表性言论引发骂战,网络从对个人的与,扩大为挑动群体冲突、族群矛盾、甚至上升到对立。随着网络范围与形式的不断扩大,网络的人逐渐从确定的个体(如被人肉搜索者或被网络的明星),开始向“抽象人”扩衍。抽象人不仅仅是一个个具体的自然人,还可能是一个群体或族群。当社会发生对立甚至冲突时,网络上会出现大量歧视类内容,社会越动荡,歧视类的网络越严重。

  通过以上讨论,可以发现网络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呈现出一种动态演变的过程:从早期的校园、人肉搜索,到如今社交平台上的以及网络水军的删贴,再到对立下以歧视为特征的网络,不同时期的网络,呈现出不同特点。

  现有的关于网络的研究,皆认为施害者在开展网络行为时具有非倾向,强调行为的情绪宣泄性。有研究者认为“行为是一种几乎没有成本的情感宣泄,虽然不能为自己带来多大,但却足以对别人造成严重的”。事实上,随着网络范围的升级与不断扩大,者并不总的,恰恰相反,有些网络的施为是经过冷静而的精心策划,具有较强的目的性。对某些“水军”来说,当“网络喷子”就是他们的职业,发动网络对于他们来说,不但不的一种情绪宣泄,反而是一种经济人的表现。

  而在场域,一些国家或地区,或团体为实现既定目的,采用信息“起底”的方式对手或其者,通过网络其姓名、身份证号、家庭住址、照片、工作单位、车牌号等信息,给人带来巨大的心理压力,以此来实现“禁声”,追求社会的“寒蝉效应”。这个时候,网络就成为了斗争的一种手段。

  打击网络,是一项综合立体的工作,不仅要加强立法与司法,更重要的是在源头上加以干预,除了要求网民自律外,网络平台也应强化主体责任,区分用户的正常意见表达与网络,用技术手段预防、减少网络。中国互联网发展20多年来,在打击网络方面有了长足的进步,构建了有法可依的法律体系,建立了行业自律规范,但当前对于打击网络仍面临一些困境。

  首先,国内相关法律体系主要用于规制名誉、隐私等网络。但由于网络的范围不断扩大,已经从领域蔓延到商业领域及领域。如何治理新型网络,是一个巨大挑战。其次,网络的惩处效力依然存疑。在裁判文书网用“网络”检索,提及网络的案件,通常是名誉权案件,以明星起诉网民和网络平台居多。在这些案例中,对于网络侵权的判罚并不重,通常是赔偿数万元而已,如果平台履行了“通知—取下”,则通常不承担责任。对于以商业营销为目的的网络来说,这样的惩处力度和巨大的收益相比,法律威慑效力明显不足。最后,网络的影响难以消除。网络事件真正受到法律制裁的比重并不高,即便网络者事后受到了法律的惩处,网络给当事人造成的影响也难以消除。法律往往是对造成恶劣影响后的惩治,是一种事后的追责,但对当事人的与心理已经造成,难以抹去。

  普通的网络与侵权事件发生后,往往需要网络者第一时间向平台投诉,由于互联网速度快、范围广、影响大,即使人向平台投诉,也会相对滞后,造成的恶劣影响已经形成。而诉讼涉及时间、精力、,成本高,普通人难以承受,很多人无可奈何,只能自吞苦果。对于打击网络来说,事前预防强于事后惩处。如何将对网络的预防前置,建立预警机制并教育网民,是一件需要协同攻关的事情。

  从网络赋予网民对话与沟通的那一刻起,网络便已存在。网络的存在形式不是静态的,而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动态变化的,因此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网络。当前,网络已经从个体之间的私人恩怨、审判的人肉搜索延伸进商业场域与场域,成为特定组织与群体获取经济收益与收益的手段或武器。从世界范围来看,网络也成为某些干预别国内政的一种手段。对于此类网络,要创设新型化解模式与惩处办法。

  ①任海涛:《我国校园体系的反思与重构——兼评11部门〈加强中小学生综合治理方案〉》,《东方》,2019年第1期。

  ④徐才淇:《论网络行为的刑法规制》,《法律适用》,2016年第3期。

  ⑤陈代波:《从网络事件参与者的不同层次看网络治理》,《理论研究》,2015年第4期。

  ⑥杨嵘均:《网络的显性歧视和隐性歧视及其治理——基于网络与网络宽容合理界限的考察》,《学术界》,2018年第10期。

  ⑦张瑞孺:《“网络”行为主体特质的分析》,《求索》,2010年第12期。